子休是个小可爱

反正,王者里面帅的都是我的!

【信东】当爹变成儿子

          日龙大业,一日不可泄也。
          其实就是想开个童车……【其实根本没有车!】
          人设是王者的,ooc是我的。




        白龙看着养了自己几百年的后爹变成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正太时,有一些懵。
        上次从峡谷会来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把原来的高贵典雅扔了个干净,像个喜怒无常的孩子。结果又过了几天,堂堂东海龙王变成了一个软乎乎的小正太。
         “韩信!要这个!”
         坐在韩信肩头的东皇太一把小尾巴拍的吧唧吧唧响,指着侍女头上的珍珠。
         韩信从侍女头上取下,给东皇太一戴上。
         小家伙笑着把尾巴尖蹭了蹭韩信的脸,这个动作让心怀不轨的某人心里的火点燃了。
         本来看着那个高不可侵的养父,心中就有一把邪火的韩信仿佛找见了更好玩的,拽住了小东皇的尾巴。
         “呜哇!放开!”
         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泛起红晕,小手拽住韩信的大白马尾,尾巴在他手里扭着。
         “太一,叫我重言。叫了就放手。”
         “不叫,大坏蛋!”
         东皇太一发现拽头发没有什么用,把肉乎乎的小爪子捏在了韩信的龙角上。一双大手在他拽龙角之前把他抱了下来,小屁股被韩信拖在手里。尾巴尖被好不容易得逞的某人在手里转着玩。
         “重……重言。放开!哼。”
         东皇太一一把拽过自己的尾巴,揉了揉,满脸羞红的钻在韩信怀里。
         “再叫一遍。”
         “不要,快滚!”
        小尾巴抽在韩信脸上,长袖子捂着脸。韩信轻轻啄了一下小家伙露在外面的脸,虽然嘴上让他滚,但是尾巴甩着很欢快的小东皇,果然还是小的时候诚实多呢。【仅限尾巴。】
         “太一,我爱你。”
         韩信一手拖着小东皇的屁股,一只手把他的袖子拽下来,对着粉嫩的嘴唇咬了起来。
          【自主规划。】
         东皇太一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疼的头,黑色的长发垂在床上,满身的痕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旁边满身抓痕的韩信睡着很香,一只手搂着他的腰,顺便还在揉着他的屁股。
          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果然是个变态呢,韩信。

【酒鱼】没事,被虐到了,写个糖暖暖

          一个太太画的手书,没错,15年那个,啊啊啊啊啊qwq快哭瞎了。
         写个糖暖暖。
       

          李白躲在人群里看着端着咖啡的翠发男子对着空中的云彩发呆,摇了摇头。
         男子扭过头突然看着他笑了笑。
         “子休……”
         他站起来,把咖啡杯扔进垃圾桶,转身离去。
         李白鼓着勇气跟在他后面跟着他悄悄进了校园,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看他用修成的手指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优雅的板书。
         也许,李白觉得自己能和他这么相望渡过一下午,但是这也许都是美妙的幻想。
         庄周把书放在桌子上,看着窗外飘落的树叶,笑了笑,把放在柜子里的棕色围巾系在脖子上,拿起桌边的速溶咖啡,走到饮水机旁,泡了一杯咖啡,接着对着空中的云彩发呆。
        靠在门外的李白笑了笑,把嘴里不知名的草吐出去,离开了。
        昏暗的灯光打在庄周脸上,他正面朝上大字躺在床上,没有平时的庄重和严肃,看着突然亮了的灯有一丝丝懵。
         “太白,你在哪里对吧。”
         床上的人慌乱的爬起来跑到开关处,看着雪白的墙鼻子一酸,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李白有些心疼的搂着痛苦的人喃喃道
        “子休,我在……我在,别哭了。”
       15年前,死于车祸的李白,和失忆的庄周。一个微小的动作,处处都有着你残留的温度。
       “那,今天就到这里,下课。”
       庄周把黑板上的板书擦干净,刚走出教室,就被一个提着酒壶的白色衣服的男子按在门上。
        “子休……我来找你了。”
        “太白……?”
       李白揉了揉庄周翠色的头发,一把把人抱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解释一下设定。
         大概是王者白x现代庄。
         太太手书里面王者白失去了王者庄。
         所以,我就把现代白写死了【???没猫饼】,然后让王者白穿过去和现代庄在一起了。【笔芯】

深情对视的双龙组,一天到晚没有蹭别人家的荒……( ´-ω-)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成功搞出一只荒川,连连有媳妇了哈哈哈哈哈哈

【白色情人节】你们的玫瑰千奇百怪。

                  扁鹊x庄周。【炼金王x蜃楼王】
                  吕布x赵云。【圣诞x白执事】
                  白起x嬴政。【白色死神x贵公子】
                  ooc,证明一下我没死。

          
1.扁鹊x庄周。
         

        庄周看着眼前金灿灿的玫瑰,有点懵,但看见玫瑰后扁鹊深情款款的脸明白了,
       今天是情人节啊……
       “子休,我喜欢你好久了,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没有平时的凶恶,没有平时的张扬,满脸的纯良让庄周有点没反应过来。
       “愿意……”
      金色的玫瑰被抛在身后,两人粉色的嘴唇贴在一起,不同于撕咬,是深情的吻。

2.吕布x赵云。【貂蝉有情客串】
       

       “子龙哥哥,纵使天各一方小蝉……”
        貂蝉把礼物盒放在赵云手里,白色的燕尾服把搂着礼物的人衬的更白了。
        赵云看着貂蝉把礼物盒的盖子掀开,露出里面都快溢出来的玫瑰,有点苦恼。
       “小蝉,你干嘛不说是我送给子龙的,明明说好了会说是我送的。”
       吕布从背后把赵云一把搂住,整捧玫瑰戳在赵云脸上,浓郁的花香成功让怀中的人红了脸。

3.白起x嬴政。

          白色的死神在他座下,被搂在怀里的人摇晃着酒杯,鲜红的血液仿佛要溢出来。
         “啪。”
         轻轻一个响指,杯中摇晃的血液满满聚起来,凝成一朵血玫瑰。
        “喜欢吗?阿政。”
        “哼,废物。”
        嬴政把血玫瑰捏起来,带着水光的舌头舔在上面,格外的诱人。
        “当然喜欢。”

         

(๑•́ ₃ •̀๑)关于泪泪那个小剧场

其实那个字是六元包夜,一个太太的更,应该不介意吧……介意的话我删掉(๑•̀ㅁ•́ฅ)

【all庄】人鱼泪——3——

       嗯……想写虐的,反正这章李白回去了,庄周陪大乔【友情客串】去庙会捡了个小家伙回去,咳咳咳
       ooc预警,只有前面是酒鱼,虐的部分是酒鱼,中间会有药鱼,最后!是鲲庄!鲲庄,你没看错,所以和你们说cp洁癖勿入!_(ゝ「ェ:)ノ
      那么,开始了哦!

     “李白,回去要好好的,别再打架了。”
     “知道了,知道了,子休你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我会想你的哦!”
     “嗯……”
     庄周看着一身白衣的男子手握着万年玄铁铸造的银剑,化作白凤飞上九霄。
     “鲲?我没有伤心哦。”
     庄周看着蹭自己手背的蓝色大鱼哼唧哼唧的,笑了笑,接着从脸颊上滚下来的珍珠。
     “真的没有了,真的……呜呜……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
     珍珠一颗颗滚到手心里,亮蓝色的珍珠圆滚滚的很讨人喜欢,切被某人一颗颗怼在水里。
     “大祭司!不要哭了,明天就要登基当族长的人了,还哭唧唧的像什么!”
     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女孩子插着腰训着哭的要死要活的庄周。
     “大乔?”
     “当然是我了!他们说晚上人类那里有庙会,要不要去看看呢?正好给你散散心。”
     “嗯。”
      海蓝色的头发被风吹起飘在身后,裙摆被风出起,露出细长的小腿,本来哭的要死要活的人露出甜甜的微笑,很美的场景,但愿能一直持续下去。
     ——————————————
     “大乔慢点!”
     被扯着跑了好久的庄周喘着气,灯火通明的小镇看着十分温暖,大乔在满是小吃的街道上穿来穿去,新奇得很。
     “子休我要这个!还有这个,看着都好好吃!”
     男子把棕色的刘海撩开,无奈的笑着掏出荷包给女子付着钱。
     “两位这么恩爱,是爱侣吧。”
     “不是啊!他是我哥哥!”
     大乔嘴快抢了庄周的话,笑着和买糖葫芦的老婆婆解释着,搞得庄周有点脸红。
     “有这么个好哥哥真是福气啊哈哈哈。”
     “嘿嘿!”
     庄周才付完钱就被大乔扯去了下一家,手上堆得东西越来越多,甚至让庄周有点抱不动了,大乔看着快埋掉庄周的一堆吃的,解决掉嘴上叼的糖葫芦。
     “应该够了!给阿妈阿爸他们带的!”
     “都搞得和喂你一样。”
     “哼唧。”
     大乔哼哼着往前走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个,摔坐在地上。
     “哦哦哦……好疼……”
     一条类似于蟒蛇的黑蛇被大乔从地上拎起来。
     “摔死我了……回去做蛇肉羹补补。”
     “怎么说都是一条小生命还是好好养着吧。”
     “大祭司你就是心太好,什么东西都往回捡,受伤了就养着到好为止。”
     “哈哈,也许吧。”
     ————————————————
     大乔把黑蛇交给庄周以后拎着大包小包回去孝敬父母了,然庄周坐在桌子前面把黑蛇身上的伤口清理干净包上绷带以后窝在鲲身上睡着了。
     黑蛇睁着眼大量着睡了好久的庄周,吐了吐信子,欺负了欺负鲲以后盘成一团也睡去了。
     “唔……”
     庄周看着缠着自己身上的黑蛇吐槽了一下他的睡相,然后让侍女去通知大乔来给自己梳洗打扮。
     把黑蛇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湿漉漉的大黑眼睛一直盯着他,庄周有点无奈就任由他缠在自己身上,进了浴池。
     庄周对于缠在自己身上的家伙很无奈,因为他让他没有办法把衣服脱下来,和一条傻蛇商量了半天,好不容易把蛇从身上拽下来,而蛇却又爬了上来。
     于是庄周无奈的把自己的衣服从蛇下面拽出来,勉强完成了脱衣服,然后和瞪着大黑眼睛的傻蛇一起泡在浴池里。
     侍女贴心的把礼服的里衣放在一旁,庄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站起来擦干身上,以及缠着的那个蛇,准备穿衣服。
    “嗯……虽然不知道叫你什么但是你要知道,我现在要穿衣服,你可以先下来吗?”
    “咝——”
     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拒绝,庄周只好无奈的把他裹在衣服里面。
     但愿不会闷死吧。
     侍女把厚重的礼服给庄周穿好,坐在外面个鲲比起吐泡泡的大乔看着散发出来同时还一身别扭的要死的庄周,有点懵。
     “大祭司,那条蛇呢?”
     “衣服里面……他缠在我身上不愿意下来了。”
     大乔拿着梳子给庄周把散发疏通,确实看见了脖子处露出的一点蛇身,但却很快消失了。
     “这算是……另类的报恩?”
     “如果是的话我宁可不要。”
     感觉到蛇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的庄周觉得有点痒呼呼的但还是忍住了去挠。
     “接受他的爱意吧!”
     大乔熟练的把红水晶镶在庄周盘成卷的头发里,把桌子上放着的金簪子插在头发里。
     把头冠系在头上,用一根带着飘带的簪子穿过,立正。
     “好了,我的族长大人!”
     “现在还不是。”
     “快了!”
     ————————————
     庄周被人扶着手一步步迈上台阶,洁白的脚什么也没有穿踩在汉白玉的楼梯上。
     啊,好痒哦。
     虽然身上被蛇摩擦痒得要死,但庄周脸上还是面无表情。
     庄周持着权杖,站在祭天台上,念着什么,扭过头对着下面站着一堆的人,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着
     “今日!我庄周,庄子休,在鲛人族面前继承族长之位!我保证定带我族走向辉煌!”
     庄周一挥袖类似珍珠粉的东西撒下,下面的人都拍手叫好,而庄周等着传承仪式完成,告别了大乔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家。
   








   后面本来是肉肉的,可是敏感词发不出去……(๑′°︿°๑)
   
    

不会什么板绘……手绘凑活一下……姑姑手把手带大两个号,于是画了个皮肤,母仪天下,不玩微博……就在这放了,画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