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休是个小可爱

反正,王者里面帅的都是我的!

【双莫名】啊?你说什么我不听

          群里有人摸了个黑莫名,就写了那个梗。
          【黑莫名x白莫名】
          巨单纯的莫名被腹黑,表面也黑的家伙吃干抹净!
        

          “扎修尼纳?你在干什么?”
         趴在他大腿上的莫名举着本儿童读物,看着黑发的家伙揉着自己软乎乎的头发,有一丝不满。
        “名?你为什么要看这种东西?你明明都知道了。”
        “不觉得很有趣吗?虽然都是说的不存在的东西哄骗小孩,但看起来也是有几分乐趣的。”
        莫名一把拍开还在揉他的大手,靠在他怀里,放下书,看着从kado外面的同步投影。
        “自从上次你计划败露后,你就再也没出去过了。名。”
        “不要说上次了,要不是上次计划败露,还没有你呢!扎修尼纳。”
        “是啊,所以你就不打算出去了吗?我亲爱的名。”
        扎修尼纳是莫名从自己身体里分出来的,换句话说,莫名就是他的父亲。
        扎修尼纳知道自己是他用了研究人类性格的,在分离他的时候,莫名甚至给了他性别,和真道一样的男性。
        一想起真道就气,那段时间每天都很失落的莫名靠教自己知识为生,于是自己就被按着每天上十几个小时的课,真是不美好的童年。不过现在他长大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本体但是却比自己矮了好多,而且性格什么的都不一样。自己保留了人类睡觉的习惯和吃饭的习惯。所以自从有了他以后莫名在kado里面也是忙天忙地。
         “名?我们什么时候吃饭,我饿了。”
         “等等,我去做。”
        莫名从他怀里爬起来,把白披风扔给他,系上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围裙,走出了书房。
        扎修尼纳玩趣的翻着那本儿童读物。嗯……性教育方面的,我觉得这本书,应该我来亲身给他讲解一下。
       假车******假的****
       扎修尼纳看着已经怀孕趴在床上的莫名,笑着揉了揉他的脸。
       “名,等你什么时候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出去吧,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唔……好。困,睡觉。”
       扎修尼纳笑着一把搂过有气无力的莫名,把人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
       “名。这样你就有孙子了,我也当爸爸了,不是吗?”
       平稳的呼吸声从怀中传来,扎修尼纳搂着他的腰,翻了个身,把莫名固定在自己身上,看他趴在自己怀里的睡颜,笑出了声。
       两个月后,被密切关注的kado出现了一个开口,一个黑披风的男人抱着一个穿着恐龙连体服的小孩子走了出来,他手背在后面,拉着莫名。
       “你们好,人类。我叫扎修尼纳。他叫阿名,是我们的儿子。”
       莫名突然把脸埋在扎修尼纳的肩膀上,耳根都羞红了。
       “要去吃冰激凌吗?名。”
       “好……”

咳咳,车

    写给菌爹的 本人已经知道就不艾特了……  冰哥x沈清秋,不喜勿入!

    链接……https://m.weibo.cn/5144474796/4113278324630443

【双龙组和荒目】我家的连连和你家的阿连?

         身为一个氪了18哈哈哈,没错,18的人,今天也没有荒( ´-ω-)σ
         ooc,寮子里面没有荒,所以两只连连便宜了荒川……

         “阿连,阿爸攒到荒川了!”
        白色头发的大妖逗着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孩子,被小孩子一把握住了手。
        “吾现在封你为吾妻!”
        小孩子严肃的表情让一目连笑出了声。
       “荒川大人,等长大了吾自然是汝妻。这是阿爸早就安排下的。”
        蓝色扇子遮着半张脸的男子微微一笑,道:“自然。”
        虽然是ssr的大妖,但现在只是没有记忆的小孩子而已。
        “阿爸,为什么我们要来着。”
       背后绕着一条白龙的杀马特????不,是荒!跟着博雅走进一个结界。
       “这个偷渡去欧洲的家伙请你来坐坐,就来吧。六星太鼓,不来白不来。”
       “呦,清明。”
       “博雅!”
       这个欢脱的要死的清明一把搂住博雅的脖子,就差挂在上面晃了。
       “荒,这个勉强算是你阿妈的家伙,清明。”
       “阿妈……”
       荒别扭的叫着面前微笑的男人阿妈,确实很别扭,但是阿爸喜欢,没办法。
       荒透过清明看着背后跪坐在结界里搂着一个小孩子的一目连,怔了一下,大步走过去。
       “阿连……”
       “鱿【游】鱼!”
       一条小鱿鱼啪的拍在荒脸上,荒把鱼扯下来怒瞪着准备动一目连的人。
       “看来你家那个小的不是特别喜欢荒啊。”
       “荒找错人了,还找到人家媳妇身上,喜欢才怪了。”
        清明笑着把博雅拖走,离开了结界。
       荒正准备收拾一目连怀里的小荒川,突然被人拽了拽衣服袖子。
        “荒……”
        粉色头发的另一只一目连拽着荒的衣角,不知道该说什么。




        再说吧,出去一趟……
       
      
       

【all叶】听说玩荣耀的都是死肥宅?

         第一次写all叶……嗯……dnf那个段子……
        ooc!小学生文笔。
        (இωஇ )不喜勿喷。
        真的不会把握性格呢……



      据一位不知道荣耀的女士坦言,觉得玩荣耀的都是死肥宅,然后……
      “神死肥宅!他见过这么帅气阳光的死肥宅?本少这么英俊帅气怎么可能是死肥宅!我的天,荣耀那个职业选手不是帅的没边,虽然我并不承认周泽楷比我帅,但他的脸还算死肥宅吗!就说死肥宅符合的好像……只有老叶吧。不,老叶也不肥,就是宅。一定要把他拽出来,多走走。”
       以上是快摔手机的黄烦烦的气泡轰炸。
      坐在一旁的文州笑的深沉。
      后来,来自职业选手的反驳……
      穿着一身【放弃名字……】的西装,一个微笑对着镜头秒杀一切女性的周泽楷。不管穿什么都板着脸的霸道总裁韩文清。温文儒雅拖着一堆材料的喻文州。虽然眼睛大小不对称,但依旧帅的睁不开眼的王杰希。即使西装也遮不住身上阳光气息的黄少天。有点别扭拿着一朵玫瑰的孙翔。【果然是牛郎店呢,轮回】
      最后,秒杀全场的还是叶修。胸前别着一朵玫瑰难得站的笔直的叶修,没有平时的嘲讽和随便,脸上打理的干干净净,头发梳成大背头,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评论下面已经炸成了一片,黑粉们都在怀疑根本不是叶修本人和叶粉撕成一片。
      叶家,被迫戒烟含着棒棒糖的叶修趴在床上,被自己的蠢弟弟质问,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照片顶替。
       “反正咱们俩长得一模一样,他们也分不出来。”
       “切,谁让你是我哥。”别人才不许看你穿正装的样子。
       叶秋揉了一把叶修的软毛。
      “多大了?还对哥哥动手动脚的?”
    
     

【信东】当爹变成儿子

          日龙大业,一日不可泄也。
          其实就是想开个童车……【其实根本没有车!】
          人设是王者的,ooc是我的。




        白龙看着养了自己几百年的后爹变成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正太时,有一些懵。
        上次从峡谷会来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把原来的高贵典雅扔了个干净,像个喜怒无常的孩子。结果又过了几天,堂堂东海龙王变成了一个软乎乎的小正太。
         “韩信!要这个!”
         坐在韩信肩头的东皇太一把小尾巴拍的吧唧吧唧响,指着侍女头上的珍珠。
         韩信从侍女头上取下,给东皇太一戴上。
         小家伙笑着把尾巴尖蹭了蹭韩信的脸,这个动作让心怀不轨的某人心里的火点燃了。
         本来看着那个高不可侵的养父,心中就有一把邪火的韩信仿佛找见了更好玩的,拽住了小东皇的尾巴。
         “呜哇!放开!”
         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泛起红晕,小手拽住韩信的大白马尾,尾巴在他手里扭着。
         “太一,叫我重言。叫了就放手。”
         “不叫,大坏蛋!”
         东皇太一发现拽头发没有什么用,把肉乎乎的小爪子捏在了韩信的龙角上。一双大手在他拽龙角之前把他抱了下来,小屁股被韩信拖在手里。尾巴尖被好不容易得逞的某人在手里转着玩。
         “重……重言。放开!哼。”
         东皇太一一把拽过自己的尾巴,揉了揉,满脸羞红的钻在韩信怀里。
         “再叫一遍。”
         “不要,快滚!”
        小尾巴抽在韩信脸上,长袖子捂着脸。韩信轻轻啄了一下小家伙露在外面的脸,虽然嘴上让他滚,但是尾巴甩着很欢快的小东皇,果然还是小的时候诚实多呢。【仅限尾巴。】
         “太一,我爱你。”
         韩信一手拖着小东皇的屁股,一只手把他的袖子拽下来,对着粉嫩的嘴唇咬了起来。
          【自主规划。】
         东皇太一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疼的头,黑色的长发垂在床上,满身的痕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旁边满身抓痕的韩信睡着很香,一只手搂着他的腰,顺便还在揉着他的屁股。
          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果然是个变态呢,韩信。

【酒鱼】没事,被虐到了,写个糖暖暖

          一个太太画的手书,没错,15年那个,啊啊啊啊啊qwq快哭瞎了。
         写个糖暖暖。
       

          李白躲在人群里看着端着咖啡的翠发男子对着空中的云彩发呆,摇了摇头。
         男子扭过头突然看着他笑了笑。
         “子休……”
         他站起来,把咖啡杯扔进垃圾桶,转身离去。
         李白鼓着勇气跟在他后面跟着他悄悄进了校园,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看他用修成的手指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优雅的板书。
         也许,李白觉得自己能和他这么相望渡过一下午,但是这也许都是美妙的幻想。
         庄周把书放在桌子上,看着窗外飘落的树叶,笑了笑,把放在柜子里的棕色围巾系在脖子上,拿起桌边的速溶咖啡,走到饮水机旁,泡了一杯咖啡,接着对着空中的云彩发呆。
        靠在门外的李白笑了笑,把嘴里不知名的草吐出去,离开了。
        昏暗的灯光打在庄周脸上,他正面朝上大字躺在床上,没有平时的庄重和严肃,看着突然亮了的灯有一丝丝懵。
         “太白,你在哪里对吧。”
         床上的人慌乱的爬起来跑到开关处,看着雪白的墙鼻子一酸,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李白有些心疼的搂着痛苦的人喃喃道
        “子休,我在……我在,别哭了。”
       15年前,死于车祸的李白,和失忆的庄周。一个微小的动作,处处都有着你残留的温度。
       “那,今天就到这里,下课。”
       庄周把黑板上的板书擦干净,刚走出教室,就被一个提着酒壶的白色衣服的男子按在门上。
        “子休……我来找你了。”
        “太白……?”
       李白揉了揉庄周翠色的头发,一把把人抱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解释一下设定。
         大概是王者白x现代庄。
         太太手书里面王者白失去了王者庄。
         所以,我就把现代白写死了【???没猫饼】,然后让王者白穿过去和现代庄在一起了。【笔芯】

深情对视的双龙组,一天到晚没有蹭别人家的荒……( ´-ω-)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成功搞出一只荒川,连连有媳妇了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