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双约】月下伯爵

       大概就是一个自设的吸血鬼伯爵的约瑟夫和官方金皮亚兹拉尔!
       亚兹拉尔x小吸血鬼
       可能就是官方那个你别看他又小又可爱其实可以当你爷爷。
        我:爷爷注意腰,我晚上轻点【噗】
        是个小短片,一时脑洞。
     我自己r我自己!




      
       月亮挂在古堡上空,晃得某只小吸血鬼睁不开眼。
       白色的头发被小蝙蝠发圈束在背后,几只小蝙蝠像是飞累了一样,在他胳膊上找了落脚点。,倒挂了下来。
       “喂,你怎么又来了。”
      他随手捏住一片不知道哪飘来的秋叶,把它碾的粉碎。
      “还不允许我来看看你吗?”
      “这是这次又死掉的人的名字吗?”
      “约瑟夫·苏克,名字还蛮好听的。”
       长着角的恶魔把坐在窗台上的人拽回来,像是被鲜血染红的衬衫紧紧贴在那人身上。
       纤细的腰被他搂在怀里,几只小蝙蝠被吓飞。
       “我记得你也叫约瑟夫吧。”
       环着他的手腰收紧了几分,像是要失去他一样。
       “嗯,不过我还年轻。”
       六十多岁的吸血鬼,在这种普遍不死的物种中,他确实不算大。
     亚兹拉尔手在他的腰线上滑动,动作还没结束一片叶子飘在他眼前
     “盖文·伊利,四十天后死亡。啧,又有的忙了。”
     他无奈放开怀着的人,抄起刚刚放在一旁的长剑。
     “知道了,快走吧。”
     约瑟夫嫌弃的挥了挥手把人打发走,又重新坐在房顶开始欣赏风景。
     一如既往晃眼的月亮,下一个约瑟夫……是我了吗?
  

    鲜血顺着地板的木缝渗进去,男子的脖子上两个小洞还在往外涌血。
    吃饱喝足的约瑟夫靠在劣质的沙发上,怜悯的眼神看着男子乞求的扒着他的鞋子,妄想爬上他的小腿。
    “救…求你!救我!”
    金子镶边的靴子踩着他的手狠狠把那只手跺回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
    一个漆黑的小洞在男子身上出现逐渐扩大,变成了一个足够人通行的大小。
    一只穿着尖头鞋的脚踩在他背上,下一秒一把长剑便贯穿了他的头颅把他钉在了地上。
    惨叫戛然而止,约瑟夫看着亚兹拉尔踩着他的尸体走出来。
    “亲爱的你这是帮我创造业绩吗?”
    一片秋叶悠悠飘到他手中,上面写着那个人的名字
     “盖文·伊利。”
     树叶应声碎成灰尘,飘落在木地板上。
     “走吧,我亲爱的伯爵。我们该回去了。”
     约瑟夫站起来,跺了跺脚。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举在他面前,等着他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他踩着嘎嘎作响的地板,把自己苍白的只剩白的手放了上去。
     “乐意至极。”

     说起来两个人的认识,大概就是在约瑟夫二十多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年少轻狂,天不怕地不怕。
     但当时血猎对于他们可不分什么善恶好坏,也就导致了在一场逃亡中失去了自己的胞弟。
     他呆呆的跪在胞弟的尸体旁,搂着他冰冷的尸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黑色的家伙撕碎空间来到他面前,把一片树叶递到他面前,树叶和他仿佛有魔力一样蛊惑着他
     “念出来。快点……念出来。”
     “念出来啊,这样你将不在迷茫。”
     “快点啊,念出来……”
     他在蛊惑下念出了胞弟的名字,接着整个尸体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与叶子一同腐烂化为灰烬。
     “好了,下一单完了这个月就解放了。”
     “你……是谁?”
     准备撕碎空间再次离开的亚兹拉尔发现自己的衣摆被一双手捏住,手的主人正是跪在地上的约瑟夫。
     “唉,放手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了。我可不想加班的!”
     “把他还给我,尸体也好……求你了…”
     刚刚还很强势的亚兹拉尔开始手忙脚乱的安慰他,失去亲人痛哭的不在少数,但是能看见他的确不多。
     约瑟夫抓着他的衣摆,缩成一团,身边的小蝙蝠也像是痛斥着亚兹拉尔的恶行一样,围着他转圈。
     “喂,你放手,我真的很忙。”
     地上的人猛的爬起来,把他一下子按在地上,一拳照脸而出。亚兹拉尔为了躲开他的拳头,抱住他的腰两人滚做一团。
     为了保持平衡迫不得已该做拽他衣领的约瑟夫一下子占了下风,被他按在地上,尖锐的长牙破口而出。在无限接近亚兹拉尔的脖颈的时候,一把长剑夹在他脖子上。
      “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只是个跑腿的,不过我不介意带你去见他一面。”
     

  
     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虽然最后约瑟夫跟着亚兹拉尔火急火燎的赶过去,却被告知胞弟已经毫无留恋的走了,确实有点恼怒。
     就又和亚兹拉尔打了一架,不过这次地点不一样,从地上一路打到了床上。
     不仅是约瑟夫,就连亚兹拉尔也是懵的。
     这种情况持续到亚兹拉尔一脸懵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一旁睡得很熟还抓着他一只胳膊生怕他走掉。
     约瑟夫脸上的泪痕看着属实让人心疼,他刚抚上他的脸颊,就被那猩红的瞳孔紧紧盯着。
     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后来几经波折,约瑟夫也算是抢回了自己的家,那所对于吸血鬼来说不算什么好位置的古堡。
     月光晃在他脸上,把他的忧郁晃散了,却没有晃散那抹哀伤。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亚兹拉尔从黑洞里面钻出来,把一片写着名字的叶子递到他面前:“念出来吧!下一个将死者的名字!”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