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咎安】镜面2

         设定见前篇,我只是非常单纯的懒得写……【装死】

      

       真正的圣杯里面并不是圣水,而且他的鲜血。
       我不是教皇,我只是一个为了生存被逼着背上这名义的可怜人。
       我爱的人叫范无咎,我叫谢必安。
       圣杯?我就是。

       “手再举高点!没有吃饭吗?!”
       小木棍敲在男孩胳膊上,举着剑的手在发抖。
       “是!”
       小手上紫青色的伤痕看着让人心疼,但是拿着小木棍的骑士可没有半点心疼。
       谢必安坐在一旁的树下乘凉,手里还端着一杯圣水,偶尔喝上一两口。
       “教皇,您看这孩子都这么辛苦了,不如今天就休息一下吧……”
       “他是未来的王,岂是我一句休息就可以放松的?”
       手指摩擦着酒杯的边缘,上面晶莹剔透的宝石反着阳光。
        “继续!今天训练翻倍。”
        “是!教皇大人。”

      

       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让你更好的变成他。
      
       “啧,这王有什么好当的。”
      金质的酒杯被摔在地上变了形,宝石滚落在毛毯上,侍女畏惧的捡起宝石和酒杯退了出去。
       装着食物的盘子继了酒杯的后尘,不过它可是直接粉身碎骨。
       男孩坐在床上置气,今天努力训练了一天就落的谢必安一个白眼,总有一天……
       雕花木门被推开,谢必安看着男孩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
       “侍女和我说你今天又发脾气不吃饭?”
       谢必安光着脚踩在毛毯上,绕过满地的碎渣坐在床边。床上的团子感觉到床边往下一压,闹脾气的滚到了另一边。
       “行了,出来吧。我可没有那么好脾气陪你吃饭,你是想让我给你灌进去吗?”
       男孩畏手畏脚的钻出来,一把搂住谢必安纤细的腰。
       “你为什么只对我发脾气!你明明对那些人都那么好!”
        “正是因为对你要求严格才会发脾气啊,你是将来要做王的人。她们是侍女,一辈子都是侍女,不会成为王后,更不会为了国家的存亡感到堪忧。”谢必安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男孩的头发,软软的不扎手“所以啊…我就要对你严格,不能放松。怎么了?生气了?”
        “嗯。你明明那么好看,为什么老黑着脸,凶巴巴的。”
       “作为教皇就要有教皇的样子,这是应该的。那王能乖乖去吃饭了吗?”
       男孩乖乖的坐起来穿鞋,不再闹脾气。现在只在他腰那,我…会比他更高的!
       
        

       镜子,那才是真正的祸害?!
     
      用过晚饭后,谢必安照例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镜子前翻看着书籍。
      范无咎却和不想看他一样别过头,腮帮子嘟起来像一只发脾气的小仓鼠。
       “怎么了?就被抱了一下,又发脾气了吗?”
      夹好书签后书被放在枕边,谢必安靠着镜子,冰冷的镜面让本来有几分迷糊的他直接清醒了。
      【哼,趁我在里面你就出去沾花惹草。】
      “冤枉人啊,我也就和他谈了谈心,怎么就沾花惹草了?!”
      【他抱你了。】
       ????
      谢必安思考了一下似乎确实是抱了,但是自己以前天天被侍女按着更衣他都没有生气,这怎么就生气了呢……
      “保证不会了!真的!别生气啊,无咎。”
      范无咎确认了谢必安是非常真诚的道歉以后,才扭了过来。
      嘭!
      木门被一脚踹开,侍从克利切手里握着手电筒,男孩躲在他后面望着里面。
       范无咎在门被踹开的那一刻便消失不见,只留下谢必安一个人坐在镜子前面,手还搭在镜子上。
       “教皇,我们听见里面有人说话,怕你…出事,然后就把门……”
       一本书直直被怼了过去,砸在地板上发出闷响。
       “滚,趁我还没想杀了你快滚!”

    

评论(1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