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咎安】镜面3

           设定见1,我可能是真的懒。
 

        魔法和魔术是有本质上的差异。
        教皇就是圣杯,祭品就是爱人。
        我们本来会好好在一起,但是你是被神眷顾的人,我们不一样。

       都这么久了,男孩也变成了少年,被赐名亚瑟。
       谢必安靠在树上擦着自己的白色金边伞,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嘟嘟囔囔。
       “教皇大人,听说您要派我和骑士团去森林里面历练吗?”
       “嗯。”
       一把瓜子塞在亚瑟手里,他看着谢必安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白伞打在头顶,手里捏着一把瓜子卡呗卡呗的磕着,慢悠悠的溜到教堂前。
       三年前自己将亚瑟送到这的牧师手里教授礼仪,用牧师的话就是孩子很听话,肯努力学习还很上进。
       “就算再努力…也没用啊。”
      
  

        除了猛兽相伴,还有……?恩人?

       “喂喂,该醒醒了啊,都快一天了也没有装睡的必要性了吧?”
      快拖地的红袍子扫过亚瑟的脸,痒痒的装睡的他坐了起来。
       “好吧,既然是你救了我,那你有什么目的吗?”
       瑟维一脸不敢置信的裹紧自己的小袍子,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你问我有什么目的?你怎么不想想教皇有什么目的?!啊?!”
      ???我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是我脱轨了还是我穿越了??
      “你是不是没有听过这个传说,就是…教皇有一个爱人,名字叫范无咎。两人是亲密无间的兄弟,最后慢慢有了感情变成了爱人……直到那天,教皇被神选中,被神眷顾!他被神变成了人人都渴求的,让人鬼迷心窍的圣杯。而祭品啊……就是他的爱人!”瑟维拿着魔法棒点了一下,两只蓝色的精灵围着亚瑟转圈“而他很不甘心,想复活自己的爱人。方法就是……找到能拔出石中剑的人,培养他成王让他的身体变成祭品换回爱人。”
       亚瑟抖了一下,想到了之前为什么对他那么严格,但却也对自己很好。
       “不可能!他明明……”
       两只精灵转回了瑟维身边,似乎对他的执迷不悟很厌恶。
       “那你知道吗?教皇的房间有一面大镜子,你可以悄悄的趴在窗户外面看,你就能看到他的爱人——范无咎。”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慢慢生根发芽。
    

       身着铠甲的少年拖着宝剑跨进城门,向侍卫通报以后被送回了城堡。
       谢必安此时虽然没有多惦记着亚瑟,但是还是有点担心,毕竟好不容易还有了这么一具可以调试的身体。
       “瓜子是磕不下去了……”
      他端起圣水一饮而尽,有点苦涩啊。
      “教皇!我回来了!!!你快告诉我……”
      亚瑟风风火火的跑来直接拍开了餐厅的大门,准备质问谢必安,但是想起来了什么又放弃了。
       “告诉你什么?”
       “想我没有。”
       “想了。”
       谢必安刮了刮他的鼻子,笑着让侍女带他下去洗漱。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也许…我错怪他了……

        敲碎他,他就是你的了。
  
        
       亚瑟晚上做噩梦了,冷汗顺着脸庞往下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梦中的他在加冕那天,看到了躲在暗处的瑟维,端着圣杯高贵圣洁到让人挪不开眼的教皇…以及一个穿着黑色华服但却对着瑟维咆哮的人?没有实体的人……
        “不行,我要找谢必安问个清楚!”
       套上睡裤翻身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去了谢必安的卧室。
        房间的门是轻掩着的,并没有关紧。他蹑手蹑脚的想推开门……
        “啊!唔……”
        克利切戳了他一下,在他刚叫出声后捂住了他的嘴。
        “王,这么晚您还不睡在外面游荡会被教皇骂的。”
        “知…知道了,我这就会去。”
        手被克利切拽着,往回走。他不甘心的看了一眼……
        一只蓝色的眼睛透过门缝紧紧的盯着他,在黑夜里是那么的明亮。
       这一眼让亚瑟毛骨悚然。
       “王,您的手怎么这么冷?”
       “是…是……是冻得吧。”
       “王?”
       惊魂未定的亚瑟看了一眼克利切,甩开他的手跑掉了。
        “这……怎么了?”

      

        深夜更文选手!【装死】
       非常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有人评论真的很有动力qvq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