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咎安】镜面4

         设定见1,这句话都想粘贴……懒到不能自拔……

       
        在你拥有勇气,智慧,权利,富贵之前,需要一位导师。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哪怕你的爱只有一秒,我也想抓紧享受。

         饭桌上,平时缠着谢必安问这问那的亚瑟彻底沉默了。
        盘中的面包被亚瑟叉的乱七八糟,他却呆呆的看着谢必安。
        “你怎么了?今天对着盘子发脾气?”
        “没…没事。”
        亚瑟把叉烂的面包塞在嘴里。
       “都这样了你还吃,艾玛给他换一份。”
       一份新的早餐被端上来,亚瑟草草吃了就跑掉了,不敢于谢必安对视。
      

        在急难中求告吧,自虚无中的应答将为你带了喜乐。
   
        “教皇大人!教皇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吧!”
        “怎么了?”
       谢必安示意侍女把跪着的老奴扶起来。
        “现在是神要针对我们了,干旱,缺水,没有粮食!是神要惩罚我们了!!!”
        神……?那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艾玛,让亚瑟处理这事,我先回去了。”
       谢必安回到卧室直接躺在床上,范无咎从镜子里面走出来,依旧是没有实体的灵魂。
       一双手环住他的腰,顺着腰线抚摸着。
      【又瘦了。】
       “没有,怎么可能啊!我都是圣杯了,不会瘦的。”
       范无咎无法触摸到他的实体,但是还是很满足的搂着他。
      【想给你脱干净,让你亲我,看着我,叫我的名字……】
       “说我爱你吗?哈哈哈哈哈哈无咎别乱。”
       枕头上一松,谢必安爬起来捂着肚子。
       “知道你想挠我痒痒,不能乱啊。”
       【啧。】
       

         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是王者。

       亚瑟把面包发给难民,嘴里还嘟囔着说教皇自己又不管是跑了。
       “谢谢,谢谢亚瑟王。”
       “嗯……嗯?你怎么知道?!瑟维?”
       一只干枯的手抓紧亚瑟的手,把他拽出来。
       “艾玛,你收拾一下这。”
       把工作交给艾玛自己被瑟维扯走了。
       “你怎么在这?你是怎么过来的?还穿的这么破破烂烂?”
       疑问三连。
       “当然是找你了,我走过来的啊,不然飞过来的吗?”瑟维一甩手,身上的破烂的灰袍子变成了红色的法师袍,上面还有蓝色的鬃毛“这不就正常了吗,我当然是来看你的祭典啊。”
        两只蓝色的小精灵又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围着瑟维转。
        “对啊…快成年了,还有一个月……”

        事情的结束,悲剧的开始。





      其实有肉,但是不知道怎么写,就放弃了。而且也懒得搞链接。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