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咎安】镜面。完

        设定见1……给非洲人民力量吧!神眷啊啊啊啊……


        种子一旦生根发芽,变会长成大树。
        我从不后悔我做过的事,在我眼里,他才是神。
        我的骨,他的血,融为一体便是圣杯。

       
       本来好好的封王仪式,变成现在的模样实在是令人头大。
       谢必安抱着圣杯确保里面的鲜血不会撒出来,还要满世界追着范无咎跑。
       事情大概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

        谢必安靠在王座上抿着酒杯里的葡萄酒,是不多的享受……
        “教皇大人,一切准备就绪了,现在开始吗?”
        金酒杯上的宝石被谢必安扣下来,随手扔在地上。
        “开始!”
        穿着一身白色的金边教袍的谢必安看着是那么圣洁不可侵犯,他站起来,把宝石踩的粉碎。
        瑟维靠在大殿远处的柱子上看着进进出出的侍女和侍从,突然把一个人拽了过来。
        “克利切!帮我个忙……”
        “瑟维怎么又是你?!教皇说了不能管你!克利切不要帮你!”    
        少年被侍女换上合身的骑士服,身着盔甲显得他更加壮硕了。
        “亚瑟大人,教皇说一会就是加冕仪式了,您要做好准备。”
        “嗯。”
        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便开始思考瑟维的话的可信度。
       
        

         没事,这不是鲜血,是我的爱。

         亚瑟跪在教皇面前,虔诚的低着头。
        “伟大的神明啊!我是您眷顾过的人…谢必安。这是您当年承认过!拔出石中剑的孩子…亚瑟。今天,请您为王的诞生而赋予祝福!”谢必安接过侍女送上来的王冠,放在亚瑟头上“谢谢您的祝福,我一定谨记您的教诲。”
         亚瑟还接着跪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仰着头看着谢必安。
        明亮的眼睛让谢必安有一点愧疚,但神色依旧坦然。
       手中金光一闪,一个金色的圣杯出现在他手中…
        【嘶…】
         无咎?!
        【梅林!】
        黑色的幻影突然出现,大殿上的人们齐齐惊呼。
        “那是什么?!黑色的恶魔吗?!”
        “天哪!他和教皇大人好像啊!”
        “救命啊有恶魔啊!”
        谢必安惊慌的看着范无咎嘶吼的方向,一个穿着红袍的人藏在柱子后一闪而过。范无咎直接冲出去追了上去,谢必安还没反应过来刚抱着圣杯准备追上去。
        “你不能过去……”
        “你有病吧?!滚开!”
        一把银剑拦在谢必安面前,剑主人坚定的眼睛看着他。
        “好……我们继续。”
        现场的王公贵族早就跑的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杂乱的场地和对质的二人。
        “喝下去,这是神的祝福!”
        谢必安把圣杯举在胸口,保持于心脏持平的位置,盯着亚瑟。
        该死的东西。
        “这是什么?鲜血?谁的血?”
        “这才是真正的圣水,喝吧。”
        亚瑟顶着谢必安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很可惜,没有。
        “喝不喝?”
        “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我不会喝的。”
        “我的血,可以喝了吗?”
        “你骗……!”
        “亚瑟!扔过来!!”
        梅林从走廊里面绕着跑出来,看到还在僵持的二人直接打断,让亚瑟把圣杯扔过来。
       谢必安看见范无咎没有跟着出来楞了一下,这一下也就给了亚瑟机会,圣杯被一把抢走。
        一把白伞敲在亚瑟搂着圣杯的手上,亚瑟吃疼把圣杯扔了出去。
        不行!八弟……!
        谢必安扑过去接圣杯,但是鲜血还是飞洒而出……
        魔法棒一挥,鲜血被包裹起来,飞向一口废井。
        谢必安可没有那么好命,摔在地上。白色的教袍蹭上了灰,平时总要拍拍的他也赶不上,爬起来奔了过去。
 

       爬的越高摔的越惨。

        谢必安趴在废井前不敢相信,里面早就被梅林换成了圣水,范无咎的血液已经被所谓的辟邪全部消散。
        “对不起…对不起八弟!哥对不起你!!啊!八弟,无咎,范无咎?老公,亲爱的……你喜欢什么我叫你什么……好不好,好不好……我求你别再丢下我走了……”
        被丢在地上遗弃的圣杯已经被亚瑟捡起来,里面干干净净的好像从未装过东西一样。
        谢必安失魂了一样,趴在废井旁边一直喊着范无咎。
        “教皇疯了,来人把他带回去!”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了进来,照在谢必安的脸上。
        自从他上次被亚瑟一口咬定疯了以后便被关在自己的房间,从未出去过。
        原本那面巨大的镜子已经被人敲碎带了出去,为了放着他想不开自尽,所有锋利的东西都被侍女收拾的干干净净。
        亚瑟推开门看着呆坐在床上的谢必安,梅林站在他后面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谢必安,你听好了,现在你已经不是教皇了。你现在只不过是我的囚犯,也许你求我我也可以看在咱们以前的情分上放过你。”
       “真是梅林养的好狗啊,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谢必安笑着看着他把床头柜上的金酒杯摔了过去“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这样讲话?!一个杂役的孩子!我是被神眷顾过的人!滚!”
        “好,谢必安。记住,我叫里奥!是你要恨一辈子的人。”
        亚瑟摔门而去,梅林笑着看着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一言不发的谢必安。
        这人真是作践自己啊……
       

        我在等你,一直等你。
 
        “啊!!!!前教皇…他…他!他上吊自尽了啊!”
        整个城堡在侍女的惊呼声中醒来,亚瑟被惊醒后直接冲进了谢必安的房间…不过里面的景象他一点也不想看见第二次。
       谢必安穿着白色的睡衣挂在空中,系在脖子上的是一截很细的麻线。线已经勒到了脖子里面,鲜血顺着衣服垂直溜下去滴在地板上。但是血迹已经干了,可以看出时间很久了……
       他死了…那个高贵的教皇……死了?为了一个连实体都没有的灵魂?开什么玩笑……
       亚瑟把谢必安的尸体从房顶装饰的横断上取下来的时候比起惋惜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他不想相信那个教皇就这么死了……
       麻线被系成死结还一圈一圈的缠在他的脖子上,本就血肉模糊的脖子因为麻线被扯动,还带下了些许血块。
       “没了……”
       冰凉的尸体最后等到是比其更冰冷的棺木。

        旧的结束,新的开始。
     
       一个穿着白色教袍的男人迷茫的在“人群”中穿梭,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突然他被一把拽住,扯出了“人群”。
       “你怎么这么乱来!七哥你疯了吗?!”
       无咎……?
       谢必安猛的扭头,看见一个同样穿着黑色教袍的人握着他的手,虽然语气很暴躁但却满满温柔的摸着他的手。
       “无咎…?!八弟!你没事吗!”
       手被猛的抽出来,直接捧住范无咎的脸,揉了起来。
       “七哥!我没事你能撒手了吗?!”
       凶凶的憋着嘴。确认真的是范无咎后,谢必安就放心的松了手。一双手把他环在怀里,和他差不多的身高,长相,身材。
        “无咎……”
        “我在。七哥上次说的叫我什么都可以对吗?”
        “那个是一时紧张,咱们能不算数吗?”
        “不行。”
       范无咎一把楼起谢必安扛在肩上,拍开旁边一家旅店的门钻了进去。
      

        我们这里缺人,要来吗?

        地狱没有阳光,两人也不知道是多会来。谢必安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腰,把扔在地上的教袍捡起来,拍了拍灰。
       “哥…七哥?”
       “嗯,我在。”
       滚在被子里面的范无咎一把拽过谢必安,把他搂在怀里又睡了过去。
       等两人收拾好出去的时候街上人已经很少了,但是有一处被人挤得满满的,仿佛有什么很有趣的事情一样。
        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站在人群中间,一个举着一把黑伞似乎要打人,另一个拽着他的袖子让他冷静。
        两人都留着长长的辫子,拿着贴着黄纸的雨伞,腰上还不知道别着什么。
       谢必安正了正高高的教皇帽,嫌弃的看了一眼人群,最后准备拖着范无咎离开。突然一双苍白的手抓住他,用他听不懂的语言道:
      “平行世界的二位,您好,现在我们地狱缺两个职位,你们想要来试一下吗?”




       我说我写完了你们信吗……其实还会交代一下我设定中的小黑小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了这样,至于加冕的场面,看着第二赛季精华的配图脑补就OK了,反正我也不会写。
       谢谢给我评论的小可爱qvq,其实只要有一个人催我,我就会超开心的写下去的!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