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屏蔽了吗?

非洲人不适合抽卡,告辞

【咎安】镜面

            是一人物设定…加番外。
            感觉最后谢必安情绪崩溃那一段有点奇怪,所以决定写一下前面的事情。
         第一视角我即谢必安。

        【番外】灰。

        灰暗的童年是奠定绝望的基础。
        在这黑暗世界里面唯一的五彩斑斓,被人渣们碾碎殆尽。
         抽筋拔骨和血流成河哪个更疼一点?

       我叫谢必安,今天十二岁。
       那是我的弟弟,范无咎,和我同岁。
       这是我们被卖到这里的第三个星期,这里的人都是被家里卖掉的孩子…也有像我们这样被强行掳走的。
        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每天都有两个孩子被拽走…但是我没有见过他们再回来。
        前面的笼子已经空了,我们是下一个了吗?
         “七哥……我怕,我不想和他们走。”
         “没事,我在这。”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我只能抱住无咎。
        这里的孩子都有一个通点,是双胞胎。
        这么多的双胞胎…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国家一共有多少双胞胎,但是我知道…这里的笼子绝对不止五六十个。
        “喂,上一对又没有成功,这怎么办啊!”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围裙的男人走过来,不知道攀谈的什么“教皇可说了,年底之前做不出圣杯就死定了。”
        “这有什么办法,教皇连孩子都下的去手,更别说咱们了。”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该出来了!谁是哥哥?”
        我和无咎被从笼子里面拖出来,我尽量抱着他的脑袋免得他被磕到。
        “我…我是。”
        “知道了,去洗干净。”
        他们从我怀里抢走了无咎,我还没叫出声便被捂住了嘴。我不想和他们走,我宁愿待在笼子里面饿着,也不愿意和无咎分开。
        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是在屠宰场……
        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顶着一顶高帽子,坐在远处的王座上吃着侍女喂的葡萄。看着这满地血污就和看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教皇,开始吗?”
        “嗯,开始吧。这对真独特,居然是一黑一白。”
        我在没有看见无咎前,没懂这个开始是什么意思……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前面那个男人按着无咎,把他手腕处的血管割破了在放血…无咎在挣扎但是没有用。
        “你们在做什么!我是哥哥你们冲我来放开他!!!”
         “急什么?马上就到你了!”
        按着我的男人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嘴里满是腥甜。
        “无咎!你们放开他!!”
        “好一个兄弟情深啊,不错,这边也动手吧。”
        教皇看着我鼓了两下掌,我盯着他,但是他只轻蔑的飘了我一眼。
        按着我的人把我的头重重压在地上,很疼…但我觉得无咎比我更疼。
        他拿着刀,看着我道:
        “你这都快死了,就告诉你吧。拿你的骨做成圣杯,他的血作为圣水。若是神满意就会让我们长生不老!”
         嘴上不停,手上也不耽误。一刀一刀的划在我身上,我隐约听到他们说无咎晕了要搞醒他……
         神?真是可笑……这种神我才不会敬仰。
       
 

        我恨吗?恨自己是双胞胎?还是恨自己没能保护无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真的好疼。
       什么声音?溺死了…?是谁…都不重要了……不乱什么死法,下一个就是我了……
       “神!是神降临了!!!!这还是被神眷顾的人!”
      我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东西;我有着嘴,却喊不出声音;我长着腿,却无处可去;我有着手,却无法反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从那天我醒来以后,毫发无损。就连教皇都恭恭敬敬的,他们…叫我……
         神眷。
       不!这不是我的名字,我不叫神眷!我的弟弟?对…我的弟弟呢?
       我问那些仆人,我的弟弟呢?她们告诉我…我的弟弟用他的生命换来了神对我的眷顾?神的眷顾…哈哈哈!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我要的!我要我的弟弟。
        后来,我几次想结束自己。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在那一刻觉得我的生命不再属于我。
       教皇来过了,他开始教我贵族礼仪。我想发脾气,但是还是要接受。因为他们说,只要我乖些,总有一天可以向神祈祷,换回弟弟。
        日子过得很平静,直到我成年那年。我照着镜子想,如果无咎活到现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或者会比我高一点?不过他那个暴脾气总会闯祸被罚吧…
        【七哥…我也想你!】
          “无咎?!是你在说话吗?!”
        【七哥!你终于听到了!是我!!!】
       我本来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的无咎,居然还活着?
        活在我的身体里,只能借着镜子和我短暂相谈。
        我问无咎,他恨吗?
        他说:
      【当时真的很疼,他们还说什么祭品不能晕过去!!然后,把我按在水桶里面!也不管我能不能吸上气,直接把我淹死了?!我真想把他们的脑袋按进水桶里面让他们好好洗洗脸!我******】
       我确实不能理解到他有多难受,但是我觉得他脾气越渐暴躁,天天嚷嚷着要出去惩治这帮人渣。
       当然,他也出不来……
       后来我干脆让他们在我的房间撞了一面镜子,为了天天能和无咎说话,我每天很快完成了礼仪,坐在镜子前假装读书。
        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直到我在一个几乎看起来要塌了的茅草屋里面遇见了梅林。
        梅林是个很好的法师,他吟诵的咒文要比礼仪好听的多。他很好说话,而且也愿意与我交谈。作为朋友他很合格,作为导师也很称职,直到那一天。
        他问我恨吗?问我疼吗?问我想念弟弟吗?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只是单纯的对我没有敌意。
        后来,我们商量了如何推翻这一任教皇,让我顺利的坐上这个位置,然后惩治那些害死弟弟的人渣。
        我便顺着他的计划来,但是先教皇疑心太重,最后我无可奈何用枕头闷死了他。
        再然后……我和梅林顺水推舟,坐上了教皇的位置,把那些人处理了个干净。
        梅林说他要隐居,我也没有什么可挽留的,便让他去了。
        但他领走前那句话,让我觉得我留着他是错误……
        “我要杀先教皇是为了给接下来新的帝国打下基础,至于你…看好你的镜子,里面的恶鬼可不是你能驯服的。”
        无咎的直觉总是很准。
        他觉得一切快结束了……我也想早点结束,与他同去。
        作为圣杯本身,我又如何去陪他?唉……
        后来,我在先教皇那本诡异的书里面知道了全部。
        用双胞胎的骨与血作为祭品,便可让神降临!神将会奖励贡献祭品那人长生不死。
        以及……
        拥有神之力的人的身躯作为替代品,让其饮下想复活者的血液便可让人复活到其身躯,并且让其失去灵魂,方便交接。
        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是梅林的陷阱,但我还是想去试一下。
        我一直在等待,时间我从来不缺。
        直到那天,有人拔出石中剑的消息传来!我便知道……
       这一切即是开始,也是别人谱写好的结局。

       温柔不是我的特点,是我的武器。
       神眷?神的眷顾?
       铺在我脚下的路是用鲜血洗礼的,这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评论(4)

热度(81)